中国管理会计网-注册管理会计师门户,关注CMA考试,CMA培训,CMA官方网站

管理会计 企业盈余管理行为的动机分析

  在现实生活中,由于会计分期和权责发生制的运用,产生大量的估算和预计,收益没有**的标准,而收益在衡量公司价值、计量管理报酬、纳税和利润分配等方面起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因此,管理者对会计政策选择有强烈的兴趣。如果管理者能从一组会计政策中进行选择的话,他们将选择那些能使他们自己的效益**化或者使公司的市场价值**化的会计政策,这就是所谓的盈余管理。
 
  管理者有许多对财务报告进行判断、估计的方法。比如对将来的经济事件需要判断、估计,如估计固定资产的净残值和经济寿命,坏帐损失,产品质量担保责任等。管理者在报告同一经济事项时也必须在可接受的会计方法中进行选择,比如加速折旧法和直线折旧法,存货估价的先进先出法、后进先出法和加权平均法等。同时也须决定一些费用的发生或推迟发生,如研究开发费用等。但是。如果管理者不在许可的范围中进行选择、判断和估计,即过度的使用,就会变成利润操纵。
  盈余管理是管理者为了使他们自己的效益**化或者使公司价值的**化而采取的一种选择行为。管理者进行盈余管理主要有以下一些动机。
 
  1、管理报酬
  由于管理者的努力程度很难监控,以报告的净收益作为管理报酬的基础在一定程度上是非常合理的。因此,管理者为了使自己的奖金**化,就有动机采用盈余管理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净收益低于奖金方案的下限,管理者就会有进一步降低净收益的动机,这就是所谓“洗澡”(taking a bath)。这样,下一年得到奖金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如果净收益高于奖金方案的上限,管理者也会有采用会计政策和程序以减少净收益的动机,因为净收益超过上限部分得不到奖金。只有当净收益在奖金方案的上限和下限之间时,管理者才会有采用会计政策和程序的手段以增加会计净收益的动机。
  我国许多企业实行管理者报酬与会计净收益挂钩制度,特别是实行承包制的企业管理者有强烈的采用盈余管理的动机,以达到在任期内报酬**化的目的。
 
  2、税收目的
  税收动机可能是进行盈余管理的一个最明显的动机,特别是我国的税法体系还不十分完善,税收优惠政策颇多,企业管理者就有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以达到避税的目的。
  如我国《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规定,企业所得税实行33%的比例税率,但又规定了两档照顾性税率,即对年应纳税所得额在3万元(含3万元)以下的企业,暂减按18%的税率征收所得税;年应纳税所得额在3万元至10万元(含10万元)的企业,暂减按27%的税率征收所得税。这样,企业管理者就有动机采用会计政策和程序来减少应纳税所得额以达到少交纳所得税的目的,特别是应纳税所得额刚刚超过10万和3万的企业。又根据《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和有关实施细则规定,对于生产性外商投资企业,经营期在10年以上的,从开始获利的年度起,第1年和第2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3年至第5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所说的开始获利的年度是指企业开始生产经营后,第一个获得利润的纳税年度。这样,企业管理者就有可能采取会计政策和程序尽量使前期的利润为负,推迟开始获利年度,而在开始享受免税优惠政策的期间会采取增加会计净收益的会计政策和程序,从而达到在免税优惠期之后的年度减少会计净收益、多享受税收优惠的目的。
 
  3、管理者的变动
  在管理者变更期间存在多种盈余管理的动机。例如管理者在快要退休之前很可能会选择会计收益**化的会计政策,以增加其奖金。同样,业绩较差的公司管理者在任期将到时,为了防止或推迟被解聘,也会进行盈余管理。在已经确定管理者的变动后,管理者可能会采用“洗澡”的方式降低当期的收益,以增加未来盈利的可能性,特别是当大额的冲销可以怪罪于前任的管理者时,更有这种动机采取盈余管理行为。当然,董事会或主管部门可以认真地监督,特别是对一些如研究开发费用等变量进行监控,将这种盈余管理的机会主义行为消除在萌芽状态,但这种监督力量还得看公司治理结构能起多大作用。
 
  4、资本市场的预期和价值评估
  在资本市场上,投资者和分析家们常运用会计信息来衡量股票价格。这使管理者有盈余管理的动机。如首次发行股票的公司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进行盈余粉饰,夸大盈余以获得较高的股票定价。根据中国证监委《关于一九九六年上市公司配股工作的通知》,上市公司要配股,“最近三年内净资产收益率每年都必须在10%以上,属于能源、原材料、基础设施类的公司可略低于9%”。为了达到配股及格线,上市公司可谓各显神通,存在明显的盈余管理行为。又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157条规定,上市公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国务院证券管理部门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其中包括“公司最近三年连续亏损”。这些也促使公司管理者进行盈余管理以免遭到政府的管制。实证研究表明:在上市公司首次出现亏损年份,明显地非正常调减盈余;在首次出现亏损前一年度和扭亏为盈的年度,又明显地存在调增收益的盈余管理行为。为的是避免出现连续三年亏损而受到证券监管部门的管理。
 
  5、政治动机
  有些行业面临着与会计数据明显相关的严格的管制和监控,如银行业和保险业。银行必须满足一定比例的资本金的要求,保险管制要求保险企业必须达到一定程度的财务健康状况。这些规定都使管理者有动机对收益表和资产负债表进行粉饰来对付管制。另外一些希望寻求政府帮助和保护的公司也有动机进行盈余管理以达到某种要求。
  由于我国市场经济还不够完善,许多私营企业害怕“树大招风”,会采用一些会计手段和程序来减少净收益,否则来自各方的压力会增加对其管制或用其他手段降低其盈利性。而一些国有企业的经理则会采用一些会计手段和程序来增加净收益,以达到蒙骗主管部门和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
 
  6、其他合约性动机
  会计数据的运用有助于监督和管制公司与其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合约。合约包括管理报酬合约和债务等合约。管理报酬合约的目的是使管理者和股东的目标达成一致;债务合约是为了限制管理者进行那些企图以债权人的利益为代价而使公司的股东受益的行为。在债务合约中经常包含一些管理者的保证条款以保护债权人利益,如不能过度发放股利,不进行额外的贷款等;我国的许多商业银行还规定不得向亏损企业贷款。这些都促使企业管理者进行盈余管理以避免违犯有关条款,因为违犯这些条款可能遭致很高的成本,并使他们的自由受到限制。这样,盈余管理就成为减少违犯保证条款可能性的一个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