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考试、查分免费短信提醒
主页 > 人物 > 刘南昌:EVA是一场管理革命

刘南昌:EVA是一场管理革命

2013-11-22 10:10 中国管理会计网
    今年以来,央企“亏损大户”的高管们出现了各种突然的大变动,被市场解读可能是在国资委的业绩考核“大棒”下,央企负责人在为亏损“埋单”。
 
    2013年10月17日,国资委综合局局长刘南昌在其办公室接受财新记者专访,回顾总结了十年来央企考核的制度演变,称其使命就是要带领央企进行不断的管理革命。今年以来巨亏央企的一系列高管调整,是否来自国资委的压力?EVA考核成效几何?下一步,EVA考核会做哪些修正?刘南昌对此一一作答。
 
    财新记者:回顾十年央企考核,主要有哪些重要的制度演变?
 
    刘南昌:十年来,央企考核制度经历三次修订、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4年-2006年,重点是引导企业做大做强。2003年国资委接手时,央企数量是196家,企业利润总额3000多亿元,净资产收益率(ROE)才6%,而当时发达国家在9%左右。我们认为央企必须尽快提高规模和效率,以应对经济全球化的竞争形势。当时年度考核的基本指标是利润总额和净资产收益率两个效率指标,任期考核的基本指标里有销售收入等规模要求,同时还有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
 
    第二阶段是2007年-2009年,央企做大做强的任务没变,但更加关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科技投入等。第一任期的考核强调做大做强,因此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暴露出为追求规模和短期经济效益,对可持续发展不重视等情况。于是第二任期重点放在分类考核上,不同企业确定不同的指标。比如资源企业很重要的指标就是采储比。同时更关注企业短板,比如你成本控制不行,我们考核你的成本;你债务风险控制不好,我们考核你的风险管理。第二任期后,进入世界500强的央企从之前的6家上升到30多家,利润提高到8000多亿元,尤其企业的成本管理、精细化管理程度有较大提升。
 
    第三阶段是2010年—2012年,即第三任期,重点是做强做优,即要求企业的价值创造能力有显著改善,要把资源利用到**,提升投资效率,同时不能再拼规模。这一阶段我们对考核指标做了大的修订,取消了ROE,改成了经济增加值(即EVA,税后净利润减去资本成本);同时取消销售收入这一规模指标,转为考核总资产周转率。
 
    财新记者:考核结果如何分类评价?
 
    刘南昌: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分基本薪酬和绩效薪酬两部分,占比是4∶6。基本薪酬主要根据企业规模、历史情况、地区和行业工资水平等来确定,一般基本工资不高;绩效薪酬根据目标完成情况确定。考核结果划分为5个等级,A级企业绩效薪酬是基础薪酬的2-3倍;B级企业是1.5-2倍,C级企业则是1-1.5倍,D级企业为0-1倍,E级企业则没有绩效薪酬。
 
    比如20万元/年的基础薪酬,**可获60万元的绩效薪酬,但绩效薪酬不在当期付清,要留40%到任期结束,从2013年又开始改为30%。如任期结束各项考核指标都在C级以上则全部支付,C级以下还得按一定比例扣掉。
 
    考核制度极大调动了企业**人积极性。100多家央企第一任期时A级企业不超过20%,到2012年,113家央企有44家央企是A级,2011年则是46家。
 
    财新记者:EVA的概念和利润相似,**区别在于要减去“股东的资本成本”。国资委出台EVA考核的初衷是什么?
 
    刘南昌:资本成本不仅包括生产经营消耗,债务资本成本或银行贷款利息,还包括权益资本成本,即股东所要求的**回报。EVA考核就是要告诉央企,资本是有成本有纪律的,要追求效率。
 
    EVA是一场管理革命。首先,它改变了对企业评价的游戏规则。2003年整个央企利润3000多亿元,EVA只有21亿元;到2011年央企EVA约4200亿元,2012年是3700多亿元。十年前只有17家央企的EVA是正数,现在绝大部分央企的EVA是正数,成为有价值的企业。
 
    其次,企业经营走向理性。EVA约束央企回归主业,要求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并重,要有利润,投资占用的资产不能太多,且不能涉足高风险业务,所以要把握投资规模和收益的关系、短期收益和长期收益的关系。
 
    我们鼓励企业做有可持续收益的投入,比如为鼓励加强研发,就在决算报表中明确规定,管理费用项上的研发费用以及确认为当期无形资产的研究开发支出,这两项视为研发费用全额加回算作利润。但也不能老投入,砸钱谁不会啊?所以我们辅之以资本占用考核。在EVA考核机制的鼓励下,央企科技投入平均每年增长40%多。
 
    财新记者:不少央企在EVA考核下“现出原形”。推行EVA是否阻力很大?
 
    刘南昌:企业总体是接受的,但斗争也不少。处于完全竞争市场的企业比较容易接受,而处于价格管制行业的企业就会争辩——“价格都不是我们定的,两头卡着我,还要求回报,哪能做到?”
 
    另外,目标怎么定,企业和我们也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博弈的结果是,企业必须满足国资委的两个“不低于”:不低于上年、不低于前三年,企业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将目标定高或者定低,但国资委相应的激励也会不同。
 
    资本密集、价格管控、规模较大的企业,对EVA考核起初是持保留态度的。比如个别企业的负责人就跟我们提要求说,能不能开绿灯,暂缓几年实施EVA考核?别看一些企业每年有上百亿元的利润,但用EVA算却可能是负值。
 
    EVA考核让央企国企回归企业的本质,这是这些年**的变化。2011年央企整体ROE是9%,2012年是8.2%,已和发达国家基本一致。
 
    财新记者:下一步,EVA考核会做哪些修正?
 
    刘南昌:一是尽快引导央企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上下工夫。比如在结构优化方面,央企退出过剩产业是有成本的,我们就允许这类企业的EVA可以低一点,但其他考核会跟上。比如电信行业的调整,就要求其新业务收入占比要显著提高;还有水泥行业的调整,要求其提高标号标准、减少能耗、进入新的建材领域等。考核目标有进有退,鼓励央企发展的效益更好、结构更好、抗风险能力更强。
 
    二是引导央企国际化。目前央企的国际化收入不到20%,利润更低。所以下一步我们还是会鼓励央企走出去,同时尽可能推动央企少交点学费,引导企业搞国际对标,提高国际抗风险能力。
 
    三是进一步深化分类考核。根据企业不同的功能定位、行业特点、发展阶段等,考核更细化、差异化。
 
    四是在绩效薪酬基础上探索中长期激励,把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结合得更好一些。此外,资本成本率还要提高。
 
    考核制度基本定型,不会有重大变化。考核办法在完善的过程中,我们既要看到天,对企业高标准严要求;也要看到地,与企业发展阶段相适应。以高标准严格要求企业,又不能太理想化。
 
    财新记者:你提到引导央企走出去,目前很多央企的海外并购项目都陷入了困境,你认为国资委的考核导向是否有相应的问题?
 
    刘南昌:海外投资项目失败有各种复杂原因,海外业绩考核的难度非常大。央企走出去是大方向,要支持,但步骤和配套措施需要慢慢积累。在这个过程中交些学费在所难免,也不要将企业逼到死角。但是,企业要完善决策机制,董事会的人要真决策、真对企业负责。
10w+ 5
最近考试时间:2021年04月17日(初级)/2021年08月14日(中级)
其他人正在关注
更多>>